一张折纸“点醒”了我 如愿考进西安美院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娜     发布时间:2019-03-13
摘要:代大权太阳岛2018年木刻 原标题:一张折纸点醒了我 如愿考进西安美院 1954年,代大权出生在北京一个革命前辈的家庭。小学时随父母来到宁夏支边。在记者采访时,他曾谈到,我是喝着宁夏平原上黄河水长大的。童年留给我最多的是艰苦却有趣的岁月和父母整天忙碌
代大权 太阳岛 2018年 木刻
代大权 太阳岛 2018年 木刻
原标题:一张折纸“点醒”了我 如愿考进西安美院

  1954年,代大权出生在北京一个革命前辈的家庭。小学时随父母来到宁夏支边。在记者采访时,他曾谈到,“我是喝着宁夏平原上黄河水长大的。童年留给我最多的是艰苦却有趣的岁月和父母整天忙碌的身影。”天资聪慧爱学习的代大权,在知识分子父母的熏陶下,写写画画便成了他与其他孩子的显著区别。由于横加于父母身上的政治问题,代大权少年生活压抑敏感,而绘画让他找到一个自由的天地,让他能逃离现实而沉浸在想像的空间里,那里的一切都可以自己安排驱策。1970年,刚满18岁的代大权从银川一中毕业后,便直接去了宁夏自治区第一建筑公司上班。为实现自己已经渐渐明确的梦想,代大权工作之余每天坚持练习作画。在单位他自告奋勇画黑板报、墙报,那时,代大权对绘画的理解是直白和朦胧的,能在众多青年工友中展示自己绘画的技能,也让他有一种朦胧的价值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银川市总工会的沈德志老师,沈老师很欣赏这个来自生产一线的青工,五一或十一等节庆活动会开个证明把他借到市里办各种宣传活动,有时给文艺汇演画速写,有时写一些标语大字。慢慢地,一遇到重大活动或节日,他就会被抽调出去画画。画技也随着沈老师和其他老师的点拨,加上过人的努力与悟性浙增,从此,代大权与绘画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7年,千百万像他一样年轻而又充满理想的青年,迎来了心中的春天。1977年,我怀揣儿时的梦想参加了国家恢复高考后的首次美术专业考试。最终如愿拿到了西安美院的录取通知书,从银川的工人一跃成为了西安美术学院版画专业的一名学生。毕业时作为那一届最出色的学生被当时的西安美院院长刘蒙天表彰留校,20年后又被清华大学作为人才引进,现为清华大学美院教授、全国版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为推动我国版画事业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代大权与现在很多艺考青年不一样的是,报考美术学院并不是个人的首秀,而是恢复高考后国家的首秀。1977年恢复高考,他回忆当年,“我们成了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对我个人来说,1977年不是头一次参加艺考。在“文革”中后期,部分艺术院校招收被各地基层推荐出来的所谓工农兵学员,招生也多少要求有一点绘画基础,也象征性地组织了考试,当然最终还是政治第一。录取的工农兵学员水平就有着很大的差距,我也有幸被推荐了几回,但终因各种原因都没走成,所以这类准艺考我并不陌生。考了多次,痴情加自尊心等于韧性,我就是在几次推荐艺考中成熟了自已的韧性,练就一定要上一回正经的美术学院的韧性。那些被成功推荐的工农兵学员肯定是当时的幸远儿,他们从车间、田间、营房中走进艺术的神秘殿堂,碰到的也是历史上最真诚最用心的老师,这些从干校甚至猪圈牛棚死里逃生般的老师回到院校,内心的庆幸与感恩自不待言,真诚的投入可谓空前绝后,恨不得天天就住在教室里辅导学生,所以学生的成才率相当高,当时我要去的那个班,许多年后光大师级的学生就占了一大半。

  没去成美术学院就等于没机会去当大师,只好又回车间继续一身油渍的钻进车身下干活,好在也就一两年的光景。1977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光亮的节点,学校开始恢复正式招生了,我那时已从黑乎乎的车间调到窗明几净的办公室,成为设备科的技术人员,前途一片光明,但想画画的小心思却一直未断,这之前在车间工作时还承包了全厂的墙报黑板报,也让自已对画画信心满满。中央美院是不敢考了,有些伤心有些胆怯,恰好银川当地几位著名画家都是文革前西安美院的老毕业生,和西安美院来招生的老师竟是当年同窗,我也算是被这些老师一直关照着的未入门的学生。老师们都鼓励我也去试试,好的老师总会替学生看得很远。

  西安美院当年在宁夏计划公开招收10个学生,所谓计划是因为当时宁夏自治区的霍士廉书记曾在陕西也当过书记,出于为地方培养艺术人才的好心,这位霍书记争取了10个名额,当然考试也是极严肃认真的,只是宁夏的考生水平有限,和陕西考生很难绝对公平地去竞争,所以这10个名额只当是支援老区建设了。那一年的艺考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重大事件,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则像填进锅炉的煤石,用自己的青春拖动了历史的前行,我们自己在当时不可能明白在文明与愚昧之间,我们的价值和意义,就我自己而言,画画比当工人更好玩更神气,并没想到艺术的艰苦卓绝一点不比在工厂卖体力轻松。当年整个宁夏地区为了西安美院这10个名额都瞪大了眼晴,考中即可到西安这样的大城市去上正儿八经的大学了,宁夏地方小,能走出去的肯定都不是平常人,因此报名考试的有一两百人。当时全自治区都数不出10个像样的画家,能有一两百青年美术爱好者报名,实在令人称奇。

王娜

上一篇:就业优先 全面发力底气足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复兴新闻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复兴新闻网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工作人员 | English
合作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协网 中央纪委 紫光阁 正义网 中国文明网 求是网 西陆网 红色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