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难而上 为“大班额”消肿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刘博智     发布时间:2018-03-07
摘要:近年来,该县坚持教育先行,不断提高教育硬件水平和软实力,彻底告别了“大班额”。图为2015年2月在该县地城中心学校录播室里,教师在上示范课。

安徽省阜南县曾存在较严重的“大班额”现象。近年来,该县坚持教育先行,不断提高教育硬件水平和软实力,彻底告别了“大班额”。图为2015年2月在该县地城中心学校录播室里,教师在上示范课。本报记者 张学军 摄(资料图片)

·教育一年来 两会特稿⑧

一位网友曾在中国政府网“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提问:“我是一名县城小学教师,近年来我们县城人口增加了好几倍,但学校却只增加了两所,班级人数普遍在90多人以上,甚至有部分班级达到近百人……”

城镇“大班额”问题的严重性由此可见。

2017年,教育部安排专项督导,着力解决“大班额”问题。各地综合施策,按照用好存量、扩大增量的原则,在“人”“钱”“地”难题上发力。比如,山东省财政这两年已累计安排以奖代补资金20亿元以上,用于奖补各地解决城镇“大班额”问题时发生的人员支出和建设费用。

在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确保今年底校舍建设和设施设备采购任务“过九成”,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

从促进教育均衡发展入手

“终于不用再人挤人了。”山东济南济阳县兴隆街小学五年级(1)班学生张慧琳的妈妈刘杰感慨,孩子可以在一个更好的环境中读书了。

兴隆街小学是为了解决“大班额”而新建的学校,张慧琳所在的班级只有43名同学。之前张慧琳在另一所学校读书时,班里有60多名同学。“除了上厕所外,孩子基本不出来。”刘杰说,那时桌子挨着桌子,转个身都能把其他同学的书碰到地上。

据统计,2016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有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14万个,比2012年减少9万个,减幅为39%;56人以上的“大班额”有45万个,减少近18万个,减幅为28%,城镇学校“挤”的问题得到了有效缓解。

教育部督导局工作人员到各省调研,听到很多地方反映,2012年前后县城还存在八九十人的“超大班额”,但现在,县城学校班额基本上都在66人以下,教师更有时间和精力有针对性地辅导学生了。

宋佳颐
首页 | 复兴新闻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复兴新闻网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工作人员 | English
合作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协网 中央纪委 紫光阁 正义网 中国文明网 求是网 西陆网 红色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