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万人进城 中国城镇化率提高到58.5%

来源:新华网    作者: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8-03-25
摘要: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过去五年里的这样一组数字,“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 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过去五年里的这样一组数字,“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 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

  对于农民工而言,走进城市,只需要一张火车票,找到一份工作,有时也只需要一身力气,推开城市大门的难度并不高。但是,如果想在城市长期发展,最终安居下来繁衍生息,并非易事,因为,这不仅需要有一份长期的职业和相对稳定的收入,其家庭也需要相应的保障机制。

  城镇化不是土地的城镇化,而是人的城镇化,8000万人从农村向城市迁徙,需要的不只是居住之所和工作机会,更需要相应配套的社会管理、服务和保障机制。与此同时,城镇的发展同样需要农村和农业的支持,要保证农村和农业不会衰落,乡村振兴也需要生力军,要让城镇与乡村共同发展,相辅相成。

  在河北燕郊做装修工的余先生,一直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进城了”。“虽然买了一居室的小房子,但户口并没有迁过来,不知道自己这份工作能做多久,也不知道未来小孩在哪儿上学。”余先生的问题,许多进城务工人员都面临着。从进城到最终安家,他们依然要迈过很多坎。

  “在广东,80后、90后新生代外来务工人员占务工人员总数已经过半,与父辈们挣钱返乡不同,新生代的外来务工人员更加渴望在城市扎根,成为‘新市民’。”富士康科技集团精密机械事业群工人杨飞飞说。

  从“靠力气”到“靠技能”

  “现在看上去是每天赚得还不少,但我能干到多大岁数呢?”在一家快递公司做快递员的王从义说,“有的时候送快递,很羡慕那些能在写字楼里工作的人,但我没有学历,也不知道怎么去补上。”这样的顾虑,余先生也有,“做大工是日结300元,看似很多,其实不是每天都能开工,我们也得休息啊。而且年岁大了以后,是真的干不动了,不能总拿日结工资乘以365来算我们农民工的年收入。”

  尽管高薪招工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但农民工整体平均收入仍然不高。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的数据,2017年北京农民工的月均收入为3230元,而在2016年度,该市职工平均月工资为7706元。在广东佛山柯维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材料车间主任苏荣欢看来,虽然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工作很努力,但掌握的技能实在有限,导致发展空间受限,一旦遇上产业转型,就可能被淘汰难以安家。

  提高收入,让收入来源更加稳定,需要从过去的“靠力气”变成“靠技能”,从简单体力劳动者转变为技能劳动者。“农民工进城之后先找到适合的定位,先教育培训,掌握技能,然后在自己的行业深耕。” 山东省济南阳光大姐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卓长立说。

  但在现实中,“农民工想参与培训却苦于缺乏渠道。”广东省东莞市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余雪琴说,她所在的东莞万江社区新和工业园,有大大小小的企业40多家,外来务工人员超过6000人。余雪琴的工作是帮助外来务工人员提升技能,但在实际工作中她发现,尽管有关部门对农民工的免费培训有很多,但农民工的参与热情却不高,原因在于培训内容重复老旧。“互联网时代,新产业、新业态的出现,对劳动者的技能、知识提出了新要求,针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培训课程也需要适时更新。应当完善以政府为主导、行业协会为支撑、企业和第三方专业培训机构为辅助的多元化职业技能培训体系。”

  对此,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就建议,“把技能学校开到工地去”。他认为,现在职业院校服务的主要是在校生,但进城务工人员也有他们的职业愿景,应该进一步扩大服务人群,提高社会人群再学习再培训的机会,让进城务工人员就近学到实用技能。

  企业要成为“磁铁”和“学校”

  在朱永新看来,需要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培训的不只有职业学校,还有企业本身。“引导企业了解员工对于技能培训的需求点,有针对性地提出岗位培训计划,使外来务工人员在企业内部接受再教育,帮助他们在升级转型中成长为高技能工人。”苏荣欢说。

  事实上,新生代外来务工人员对于企业的要求,不再局限于“按时发工资”。“有一次一起办出国签证,有长期工作的同学,到企业盖个章就搞定了,而我要去出具一系列的证明材料。”有外来务工人员如是对《工人日报》记者说,“没有人说农民工不可以出国旅游嘛。”

  余雪琴也发现,企业对于外来务工人员能否安家影响甚大。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因为公司倒闭而中断社保,最终影响了自己的安家进程,而外来务工人员的社保需要企业代缴,企业责任非常重要。毕竟,不论是子女上学,还是申请住房保障等,社保都是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

  “企业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比如我们企业,外来务工人员要申请公租房,怎么申请我们帮他,需要出证明我们出证明。政府要服务,企业也要服务,发挥‘磁铁作用’,他自然会跟着你走。”卓长立说。

  重庆顺多利机车公司机加部副经理钟正菊发现了一个新问题,他负责对新进工人进行“手把手培训”,“年轻人干不长久,一般两三个月就辞职走人,好的能工作一年左右。”这样形成的恶性循环就是,“好不容易技术过关了,工人又要离开,新手来了又得培训。结果年轻人不好找工作,企业也招工难。”

  钟正菊调查发现,导致这一恶性循环的原因并非是企业待遇不足,“有的新生代农民工缺乏职业规划和进取精神。”

刘婉园
首页 | 复兴新闻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复兴新闻网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工作人员 | English
合作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协网 中央纪委 紫光阁 正义网 中国文明网 求是网 西陆网 红色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