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唐招提寺之路

来源:人民网    作者:刘颖颖、丁涛     发布时间:2020-02-13
摘要:通往唐招提寺之路

2019年岁末,一艘名为“新鉴真号”的巨轮停靠在上海码头,轮船上运载的唐招提寺文物被搬运到上海博物馆,将在那里进行题为“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的展览,展品包含寺院珍藏的五组与鉴真生平相关的文物,以及日本著名画家东山魁夷为寺内供奉鉴真像的御影堂绘制的68面隔扇画,囊括了唐招提寺文物的精髓,同时因为布展格局几乎复制了唐招提寺的御影堂,可以说展览为国人指引了一条通往唐招提寺的便捷之路。

“新鉴真号”从奈良启程,到达上海,旅途48小时——那是一条让1300年前的鉴真走了12年的路。

8世纪初,日本社会动荡不安,佛教界乱象丛生,圣武天皇对乱局束手无策,让赴唐的奈良学问僧荣睿和普照请深孚众望的唐高僧普法。那时海路艰辛,往来者百无一至。在无人应答的情况下,鉴真(688—764)有感于日本国长屋王(664—729)在袈裟上所绣的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四句,感佩日本是佛法兴隆有缘之国,意识到那里有可能是完成自己生命意义更好的地方,于是不惜身命,泛海渡日。于是,苦难也就接踵而降了。据日本的真人元开所撰《唐大和上东征传》中描述,“被恶风飘浪击,舟破”,“才离险岸,还落石上。舟破,人并上岸。水米俱尽,饥渴三日”,都是常态,其间的人事阻隔也不曾间断。鉴真六次东渡,五次失败,却始终意志坚固,不曾退悔。历经12年,他终于在公元753年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鉴真东渡时带有玉作人、画师以及建筑、雕檀、刻镂、绣绘、修文、镌碑等工匠艺人,并且携带绣像、雕像、画像、金铜像、香料、经书,甚至还有王羲之真迹等等,将大唐璀璨的文化携入日本,对日本天平时代的建筑、雕塑、医药、书画、汉文学等各个领域都产生了极大影响。当然,鉴真的初心是“为传戒律,发愿过海”,他创立了日本律宗,弘扬了正统的佛法,规范了日本佛教界,设立了包括东大寺在内的三座戒坛,造古寺八十余处,其中,公元759年开始建造的位于今日奈良西南方向的唐招提寺,则是现存日本最早的仿唐人在五台山所建佛光寺的寺庙。招提的本义是“四方僧坊”,唐代寺院有官私之分,官造的庙宇称“寺”,私造者为“招提”和“兰若”。鉴真在日本造的寺院是专门传布律学的私寺,所以当时的孝谦天皇把它命名为“唐招提寺”,意为唐朝人造的私寺;天皇赐“唐招提寺”之匾额,悬于山门,并下诏:凡出家者,必先入此寺学律宗,而后方可自选宗派。天皇还授予他“传灯大师”的法位。一时间信徒云集,鉴真为日本各地有资历的僧众4400人受戒,开始了他主导日本佛教的辉煌十年。而就唐招提寺建筑本身来说,它也因布局精细、空间具有调和美而成为后来日本式建筑的基础。寺内的雕塑,如毗卢舍那佛坐像、千手观音、药师如来、梵天帝释天、四天王等运用木雕、夹坌敷彩等手法,在日本美术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幸运的是,1300余年来,唐招提寺除了岁月造成的衰颓和人力不逮所造成的戒坛等处的失修,不曾遭遇天灾,也免于兵燹,原貌基本得以保存。

再回到鉴真几经挫折、水陆往返几万里的征途中,随行的学问僧荣睿病逝于端州,鉴真最为得意的弟子祥彦圆寂吉州,同行者死去三十六人,鉴真从中途“眼光暗昧”至双目失明,可谓饱尝艰辛。一方是热切求道,一方是矢志传道,东叩西应,杵动波流,热烈的信仰将两国人在精神上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虽然鉴真没有著作和言论流传下来,但在他圆寂(公元763年)后的公元779年,日本高僧著《唐大和上东征传》,吸引着后世的日本人不断走向唐招提寺,缅怀这位先贤。

admin
首页 | 复兴新闻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复兴新闻网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工作人员 | English
合作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协网 中央纪委 紫光阁 正义网 中国文明网 求是网 西陆网 红色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