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宿入住率快速下滑

来源:央广网    作者:刘欢     发布时间:2017-02-17
摘要:央广网北京2月1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提起民宿,你脑海里想到什么?是日本那间樱花树下红满地的小房间,还是鼓浪屿那座在连杯奶茶、点心都遭疯抢的民居呢?人们不禁感叹,因为民宿的崛起,鼓浪屿被打造成中国最文艺的渔村。也因为民宿

  央广网北京2月1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提起民宿,你脑海里想到什么?是日本那间樱花树下红满地的小房间,还是鼓浪屿那座在连杯奶茶、点心都遭疯抢的民居呢?人们不禁感叹,因为民宿的崛起,鼓浪屿被打造成中国最文艺的渔村。也因为民宿,让原本的“便民招待所”和“农家乐”变得阳春白雪起来。

  这两年,我国民宿行业可谓遍地开花。但是火热的背后,不少地方的民宿已经出现投资过度、生意冷清的情况。比如在浙江多地昔日红火的民宿行业,就遭遇入住率快速下滑的现实。

  阿满是温岭最早开民宿的人之一,2014年她和老公回到家乡温岭松门镇的洞下村建起海边民宿,每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2015年开始生意逐渐火爆,发现民宿有利可图,当地迅速掀起一股民宿浪潮,以往节假日常常一房难求。不过今年春节阿满的生意并不理想,周边众多新建的民宿全部以海景为特色分流了游客。和阿满情况一样,临安清欢民宿投资人韩金宪说,这个春节他们的生意也开始下滑。“没有预定,只能说是50%,曾经能够80%的。”

  近年来,民宿经济的红火让很多投资人进入这个行业,其中本地村民只占少数。根据途家网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民宿正保持年均100%以上的增长,然而尴尬的现实正席卷各地,民宿的发展远远超过客人的增长量,导致竞争加剧,不少民宿入住率快速下滑。

  互联网民宿服务平台棠果旅居负责人说,如今民宿盈利远没有外界想象那么乐观。“民宿中勤快的很多,投资的也很多,但是盈利没有想象那么好,单单勤快是不够的,还需要专业的管理。”

  最早民宿的概念源自日本,也和欧美流行的“Bed&Breakfast”也就是“B&B”颇为相近。那么中国民宿行业“过犹不及”的尴尬,是否也在这些国家发生过?他们的经验或先例是否可以借鉴和反思?现在就去看看别人走过的路,探讨一下各国民宿经营都有怎样的发展之道?

  第一站就到民宿发源地日本去看一看。《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日本近年来大力发展旅游业,外国游客一年超过两千万,酒店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时有发生,政府对不符合旅游业法酒店管理规定的民宿发展也只能睁一眼闭一只眼,这也使得遍地开花的民宿竞争日益激烈。

  根据对某一核心区域的调查显示,民宿中有两成房东是出于与其他人交流的目的提供自住房屋,八成是为了收益而经营。除了提供自住房屋作为民宿以外,投资民宿也是近几年的热潮。有的人买房经营民宿,有的人租借别人的房子提供民宿,条件好的民宿收益常常高于长期出租房屋,但是经营者如果不是买下或者租下整栋建筑,很可能引起其他住户的反感乃至被投诉。

  另外,尽管需求高涨,交通不便,疏于管理的老旧房屋等,依旧面临经营困难。日本传统的民宿不仅是外国游客领略日本风情的重要旅游体现,也是日本本国游客的挚爱,这样的民宿主要在乡间以及风景区,房屋是传统的住宅,主人会为客人制作当地特色菜肴,充满家庭气氛,这种民宿常常比酒店还难预约到。

  日本民宿发展鼎盛期曾多达二万多家,由于经济变化而一度没落,近年来再度呈复苏趋势,那么现如今日本民宿已趋向“专业化”经营。平均每一间民宿有9.2个房间,可容纳38人,每家民宿平均住宿率为12.4%。由此不难发现,住宿率成长空间与民宿数量此消彼长的关系。

  看完日本,第二站前往法国。在法国,尤其是法国南部,遍布着很多风格优雅,历史感十足的各种小镇的文化。在那里,民宿之风自然也随处可见。

  民宿在欧洲的民宿立法上是许可的,在法国一些地区,有农游民宿是主要卖点和特色之一,也在一定程度上回归着民宿的最初的模样。那么法国目前的民宿经营又有着怎样的文化传承和生财之道呢?

  居住在法国的魏伟琼介绍,法国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不仅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法国人自己也喜欢在国内度假旅游,仅仅依靠酒店来接待游客那是远远不够的。上个世纪50年代,随着法国带薪假期制度的实施,民宿的住宿形式也应运而生,政府允许也鼓励有多套房子或房子里面有多余房间的房东为游客提供短租服务。

  民宿在偏远小镇乡村发展的特别好。到今天法国的民宿接待有专门的管理出租体系,运作十分成熟,并且还有专门的评级体系,与酒店的评级相似,但标志是麦穗,从一穗到最高五穗,每个级别都有相应的硬件配备。

  法国每年都会编辑出版民宿指导,其中分布在全法国58000多个注册民宿的地点、配套介绍、联系方式等信息,游客也可以直接上网找,或者到当地去旅游问询中心咨询。绝大多数的法国人外出度假首选的住宿方式就是民宿,因为方便又经济。

  对于房东的出租行为,法国的法律是有明确的规定,如果短期出租累计总时间不超过4个月,房东不需要申报出租许可,获得的出租收入自觉申报纳税就可以;如果短租累计时间是超过4个月,房东必须要到当地政府去申请许可并且要注册登记,每个季度要申报收入并且缴纳相关的税费,这相当于职业性的收入。有些城市,比如巴黎还要到当地政府去申报更改住宅用途,否则自行长期短租,可能要面临按每天或每平方米1千欧的标准来计算罚金。

  最后一站,再前往南半球的旅游胜地澳大利亚去看一看。最近澳大利亚的房价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走高。那么当今澳大利亚的民宿投资是否也是炙手可热呢?

  《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澳大利亚的民宿市场近几年来发展较好,拿最热门的LBNB举例,在2015年时,该网站挂牌的澳大利亚民宿只有5万多家,而到2016年时,该数据已经跃升到了7万多家。根据统计,最受欢迎的澳大利亚民宿所在地在市区CBD地区和热门的海边度假区,相对较远的区域往往很难把自己的房屋出租出去。从收入的情况来看,平均民宿房东一年的住宿收益在7100澳币,约合36000元人民币左右。相比2016年全澳大利亚平均税前工资的8万多澳币来看,该数字仅占平均全年总收入的不到十分之一。绝大多数的民宿房东仅仅将民宿作为自己收入的补贴部分在经营,而并没有彻底的投入财力物力,把它作为自己唯一的生活来源。

  相对而言,澳大利亚市中心的民宿往往更带有房东的投资倾向,有些房东会特意打造几间房屋作为商旅人士临时居住用,这种民宿在硬件设施方面往往非常新,但是在地方特色方面和民宿的家庭氛围方面就有所欠缺。相反,在澳大利亚的海边度假区的民宿或者是农庄民宿则是另一番景象,很多民宿体现着浓浓的当地的地方特色,而且房东也完全会把游客当做自己的家庭成员来看待。

  在澳大利亚民宿的发展过程当中,地方法规和保险条例的陈旧往往是阻碍其扩张的主要原因。比如2015年,悉尼市一位叫做班菲尔德的房东,希望将悉尼市中心自己的排屋改造成民宿,但是当他和市政府进行申请协商时却发现,根据现行的法规他需要支付高达33万澳币的费用给政府,抵消对当地公共和便利设施的额外需求,而该费用甚至是这位房东改造房屋所需要费用的3倍都不止。显然在依循相关法律的时候,澳大利亚很多地方政府的条例并没有完全考虑到民宿的较为特殊性质的租房形式,因此在适用条例方面,会存在并不适合民宿发展的现象产生。

刘佩琦
首页 | 复兴新闻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复兴新闻网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工作人员 | English
合作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协网 中央纪委 紫光阁 正义网 中国文明网 求是网 西陆网 红色文化网